Serendipity

Flower Blooming in my heart, everyday

一个美国人的朝鲜之旅

转自Quora https://www.quora.com/What-is-it-like-to-visit-North-Korea

翻译:Faye Law

Davis Smith,2010年因课题研究访问朝鲜

2010年的夏天我在朝鲜度过了5天,那时正是金正恩作为他父亲最有可能的继承人被介绍给全世界的时候。就在同一个星期内,吉米·卡特(美国前总统)来到平壤寻求释放美囚Aijalon Gomes。

朝鲜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一座孤岛,每年只有大概100个美国人可以被允许访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游客们被禁止在这个国家自由访问,他们必须一直由朝鲜官方派的地陪陪同。我们的地陪无时无刻不陪伴着我们,甚至在去厕所的时候,而且他不允许我们进入一些朝鲜官方提前划定的建筑物和博物馆。我们的手机在机场就被没收了,5天之后才在我们要离开这个国家时还给我们。互联网这个东西在这里是不存在的。我们在拍每张照片之前都要请求批准——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被拒绝的。我们也不能跟没有许可的朝鲜人讲话,朝鲜人民也不允许跟我们讲话,如果违反了就会逮捕、关押甚至被送进监狱。这里遍地都是宣传工具,从可以发出巨大噪音的喇叭到被遮挡的告示牌。尽管我们走的每一步、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被监视的(我们下榻的几乎是空着的宾馆的43层是专门用来接待外宾的,他们警告我们说这层楼都被监听了),这次旅行依然是非常精彩和令人永生难忘的。

image

比尔·克林顿曾说过位于38线附近的朝鲜非军事区是“地球上最恐怖的地区”。我一点都不同意。在这张照片里你可以看到朝鲜士兵在离你比较近的一边,而韩国士兵在较远处。38线是一道从左到右贯穿这三个蓝色建筑的一条水泥线。有趣的是,你可以看到在朝鲜这边有三个士兵:其中两个站在38线上面对面站着,挎着枪,每个人都要提防对方逃到韩国去,还有一个士兵面向朝鲜(这是我觉得最有趣的地方)为了确保没有人从朝鲜试图逃到南边去。而在韩国那一边,通常都会有两名士兵,每个人都是面向朝鲜这边的。我们驱车前往38线时,发现路都用斜对面摆放的水泥块设防,里面装有炸药,这样如果有军事侵略的话他们可以堵塞住去平壤的路。

image

你可以从照片中看到,贯穿朝鲜的公路都是宽阔和空荡荡的。我们曾经驱车走过几条10车道的公路,整条路上仅能看到一两辆车。路上有好多清洁工在煞费苦心地打扫和保养道路。

image

我们的朝鲜地陪好几次提到“高峰期”。起初我们并不理解,因为当他说是“高峰期”的时候路上几乎是空的。我很快意识到,他们指的是公交车排成的长龙。平壤的公交车是我所见过世界上最拥挤的。公交车排起的队伍经常长达几个街区,但是我们不被允许拍照片记录下这个画面。

image

位于平壤的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馆是我去过的最引人入胜的纪念馆。里面充满着各种反美的宣传资料上面写着“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和他们的“傀儡政权”(南朝鲜)是邪恶以及不人道的。他们有自己版本的历史,而这个历史与韩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所记载的历史是不一样的。他们详细阐述了在美国无耻地轰炸他们之前,朝鲜人过着宁静的生活。最终,这个故事以朝鲜赢得了伟大的胜利、而美国鬼子投降结尾。你可以从这个图示中看出,25号房间展示了朝鲜的“胜利”,26号房间展示了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残暴行径。

image

我们的导游正在为我们讲解在朝鲜战争中朝鲜是如何英勇地打败美国胆小鬼、将他们逼退到38线以南的。

image

很多朝鲜的博物馆和建筑物都会展示美国投降和认罪的照片。这些信件非常显然是用美式书写格式写的,但是语法和语气完全不像一个英语是母语的人。毫无疑问这些囚徒写的都是被要求的内容,而且他们根本没有试图更改过语法错误。

image

金正日在这里是神的化身。有这位“伟大的领袖”肖像的别针被所有的朝鲜成年人戴在胸口,整个国家有500多座他的雕像,几乎在朝鲜发售的每一本书不是他写的就是关于他的,而且你尽可以期待每天听到他的名字一百多遍。我们被规定去参观他的几座雕像,献花,然后还要鞠躬。他们告诉我们说,如果我们不鞠躬就是犯罪,要被送进监狱。

image

我们的地陪常常说起他们有多么丰富的食物,这在我看来很奇怪。有一天他们开车载我们去丰硕的稻田里展示他们有多少大米。不幸的是,事实证明在过去的十年中,超过一百万的朝鲜人死于饥饿。因为营养不良,朝鲜的青少年普遍比韩国同龄人要矮20公分、轻20公斤。朝鲜人的食物分配量是否减少或者几乎没有都与他们对当权者的忠心程度挂钩。

image

每次我们经过平壤最主要的购物中心时,我们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人从早到晚在练习行军步,以及人浪,下雨的时候也不例外。

image

这张俯瞰平壤的照片是从我们的酒店拍摄的,酒店位于平壤大同江的一个岛上(朝鲜人很聪明,这样我们就不会离开酒店了)。除了有很少来访者的43层,这座酒店几乎是空着的,这些来访者大部分来自中国和俄罗斯。从酒店窗外你可以看到,几乎每个建筑都是灰色的,我们亲眼目睹他们高空作业、用灰色的涂料来保持建筑物的外观。背景里那座高大的金字塔形建筑物是1987年开始建造的一栋宾馆,如果完工的话将会成为世界上最高的宾馆。23年过去了,它仍未完工,而且空空如也。

image

有天晚上我们的地陪带我们去看阿里郎大型演出,是在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场举办的,可以容纳15万人。我们花钱买了VIP座位,而且完全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景象。在到达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我们是一小撮20到30个外国人中的几个,体育场内的其他观众都是朝鲜军人。这个体育馆主要是用来阿里郎表演用的,但也被用于行刑(1990年代后期有几个试图刺杀金正日的将军在这里被活活烧死)。

阿里郎的确是太令人惊叹的表演,表演者可以用巨大的橡皮筋把人弹到百尺的高空中。其中的一些表演者只有5岁。他们每天都表演直到退休。

背景里你所能看到的树和山其实是由上万人拿着活动的图片组成的,他们可以一直改变演出的背景。整场演出,大概变换过上百次。

teenvogue:

Happy birthday, Harry Potter (and J.K. Rowling)!

We love your new look! » 

Have to repost this!!

大西洋半空吐槽调频 turned 1 today!

大西洋半空吐槽调频 turned 1 today!

要说好莱坞我最爱的couple,莫过于这小两口。男的是基腐剧Suits里的小麦,女的是未成年及装嫩chick剧Pretty Little Liars里最看得顺眼的Spencer。小两口热爱生活偶尔文艺不慕名利,只羡鸳鸯不羡仙。

teenvogue:

MAC’s All About Orange collection includes a huge range of totally wearable shades, from pale creamy peaches to bright corals. 
Get ‘em while they’re hot »

LOVE Orange!!!

teenvogue:

MAC’s All About Orange collection includes a huge range of totally wearable shades, from pale creamy peaches to bright corals.

Get ‘em while they’re hot »

LOVE Orange!!!

老毛病又要犯了,一定要hold住hold住hold住啊调爷!

好像每次跟朋友通宵聊完天都很开心,感觉生活在平平淡淡中刺激前行,团儿以前说我是个生活节奏掌握得特别好的人,比如现在睡五个小时起来赶完paper然后马上要去MBA哥哥们的旗袍趴,比如周六要去city hall演出然后又继续回归赶paper的苦逼时光。同时也感谢自己是一个真诚平庸又偶尔小奇葩的存在。以前说过,世上那么多人,其实想找一个说得上话的人该有多难,所以找到的时间又该有多开心。感谢所有愿意陪我说真心话的人,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还好有我们给彼此真诚。晚安。

"What do you think of passion?"

I don’t believe in passion. Passion is to get drunk like a dog in Saturday night and regret in Sunday morning.

I only believe in commitment. Commitment is to sit in your office and get to work at 8am in Monday morning.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

And here we go again…